“桃王”屈海全:下一站要把平谷大桃种到新疆|新疆|桃种|海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1

  新京报讯(记者 张羽)个头大、甜度高的平谷大桃,当下正陆续结果,大棚内的农户开始忙碌起来。在平谷区22万亩的桃园中,近7万农民在从事大桃生产,能称得上“桃王”的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。种桃近40年的屈海全当“桃王”有足够的资格,单价百元一斤的大桃不仅不愁卖,还降低产量主攻各类新品种的嫁接与尝试。屈海全不仅获奖无数,还牵头成立合作社带动当地农户发展。如今,更是响应精准扶贫号召,带着一腔热血和种植技术,正在将平谷大桃种到新疆洛浦。

  ?

  

  “桃王”屈海全。受访者供图

  拿奖拿到“手软”

  ?

  从平谷区世纪广场驱车向东10分钟,记者便看到了刻有“桃园人家”的牌匾,进去则是一座刻有同款字样的桃形雕塑,屈海全的“桃园”就在这里。

  ?

  

  桃园人家。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  今年59岁的屈海全种桃种了快40年,在这件事上,他足够自信与骄傲。走进合作社办公室,除了墙上的规章制度,最显眼的莫过于桌上一排的奖杯与靠在沙发上的各类奖状。“桃王”、“果王”、“林业厅金奖”,屈海全在20年里算得上是“把跟桃子有关的奖拿了个遍”。

  ?

  

  屈海全种桃获奖无数。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  平谷区每年的“甜桃王”擂台分四个系列,包括白桃、黄桃、油桃和蟠桃。以乡镇为单位,各家推出代表参加。这四个系列里,屈海全都拿过桃王的称号。“要是都参加的话,能给‘包圆’了。”

  ?

  一旁的老伴儿还不忘“助攻”,说桌上的奖杯就是一部分,“老得奖,跟他说别去了,换个人。”这不,沙发上的一张奖状上写的就是儿子屈彦斌的名字。当然,屈海全一家人一起经营着这座“桃园”,获奖人的名字虽然换了,但“桃王”的称号还是没离开过。

  ?

  

  种植大棚。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  屈海全的桃园包含70亩露地桃与4亩大棚桃,年产量虽然不高,但出众的品质让他的大桃总能卖出高价。以大棚桃来说,一箱12个能卖到600元。即便在这样的价格下,不少品种都需要提前预订才能买到。

  ?

  这桃能有多甜多贵

  ?

  平谷大桃名声在外,甜度高是其一大特点。究竟屈海全的桃能有多甜?

  ?

  屈海全从大棚里拿了一颗七成熟的春美桃,个头大致比棒球大一圈。用甜度计测试后,显示数字12.9,在大棚桃的标准中bet365官方已经算是优秀,更何况这是没完全熟透的果子。“因为前一阵阴天下雨,果子熟得晚了,往年这时候,大棚果应该结得正好。”

  ?

  相比大棚桃,室外种植的露地桃因更长的日照时间和生长周期,糖分积累效果更好,成熟后甜度也更高。屈海全的“甜桃王”获奖经历中,露地种植的油桃甚至可以达到30度的甜度。实际上,甜度超过20,感觉就跟白嘴吃糖一样了。与吃糖不同的是,桃子的甜是自然的香甜,浓郁的水果芳香,不会让人有“齁甜”的感觉。

  ?

  

  大棚桃。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  “像你手里这个,大概是8两的分量,全熟后按斤算bet365下来,至少得50元以上。”新京报乡村频道记者看了看手中吃掉一半的桃,没想到两口下去,已经“吃了20块钱”。

  ?

  令人意外的是,屈海全对自己的桃,津津乐道夸的并非甜度,而是安全——他管自己的大桃叫“良心桃”。

  ?

  作为北京市生态涵养区之一,以各类水果闻名的平谷区一直将环境治理、农业用药管理作为重点,这也是屈海全认为他的桃足够好的基础。在此基础上,屈海全将大桃好吃的原因归结于土地的“养”。

  ?

  “其实挺简单,就是不用除草剂、农药,让土地自己慢慢养‘肥’。”屈海全解释道,“草长到波棱盖了就人工除,每年五次,除碎的草就铺地里当肥料,逐渐养起来。”就这件事,屈海全从15年前就开始坚持,长时间的积累,土地肥力为大桃提供了不少营养。

  ?

  把桃种到了新疆

  ?

  从去年开始,屈海全更忙了。他不光要照顾自家的“老桃园”,还得关注着4000公里外的新桃园。五一之后,刚回北京没几天的他又将再次前往位于新疆和田洛浦县的种植大棚。

  ?

  新疆洛浦是北京市平谷区的对口支援合作地,属于国家重点深度贫困地区。当地虽然原来就有土桃种植,但因为粗放管理、技术不足,产量与收入难有提升。经过专家多次考察,日照条件充足、昼夜温差大以及干燥的气候特点,都给优质大桃生产提供了可能性。

  ?

  在平谷区有关部门的动员下,不少合作社纷纷主动表达帮扶意愿,“桃王”屈海全自然也是其中之一。他明白,相比平谷的自然条件,洛浦种大桃,理论上应该更甜更好吃。所以,当领导询问他的想法时,他几乎没有考虑就应了下来。

  ?

  但就因为他的“热心肠”,老伴儿也没少跟他“打架”。“到现在还反对呢”,屈海全说道,“说我自己家这块地都忙不过来,去新疆了,家里更没人了。”

  ?

  不光是来自家里人的压力,实地考察后的屈海全也打过退堂鼓,理由无非也是担忧种不成功、投入打水漂。一同去考察的8家代表中,有6家直接表示了放弃,只剩下了屈海全与他目前的合作伙伴两家。“不光是远,语言不通,跟当地人沟通不了都是问题”。

  ?

  

  桃园。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  “桃王”的小骄傲

  ?

  因为“桃王”的称号,屈海全足够自信,也有点倔强。回忆当时答应去新疆帮扶的心情,他也承认有那么点身为“桃王”的小骄傲,“就是想在那里把咱平谷的大桃种好,算是一种挑战,也有点好胜心。”

  ?

  “另一方面就是对现在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响应”,屈海全说道,“就跟家里人说,自家生活没啥问题了,力所能及的范围里,也得帮帮其他人。”

  ?

  硬着头皮,屈海全还是把活儿接了过来,带着在平谷种植成熟的10余种“种苗”到了洛浦。再回想当时,他总结道“准备还不够”。虽然洛浦的自然条件对种植大桃来说优势明显,但盐碱化的土地也给种植带来不小困难。“像咱们这边盐碱量一般是4、5,到洛浦当地,盐碱量已经到10以上了。”屈海全解释道,“其实土地盐碱量超过8.6,就不适合种桃,成活率会很低。”

  ?

  2018年11月,屈海全在洛浦大棚中种下第一批大桃种苗。如今,已陆续结出一百颗左右的果子。虽然尚需观察,但成活情况还算乐观。

  ?

  回去之后,屈海全还将继续对土壤进行改良,用喷灌、滴灌等技术降低土地的盐碱量。在品种选择上也将继续观察,找到真正适合洛浦种植的大桃。

  ?

  “还是得因地制宜,并不是说咱把平谷种得好的苗搬过去就行了。”屈海全说道,“既然都过去了,就踏踏实实做,给人家弄好了。”

  ?

  新京报记者 张羽 编辑 张树婧

  校对 李立军


bet365 bet365官方

猜你喜欢